16个赛季仅1进季后赛 王朝前勇士曾经历漫长黑暗

通过admin

16个赛季仅1进季后赛 王朝前勇士曾经历漫长黑暗

过去一段时间,拉科布缴纳巨额税务的情况引起了联盟内的广泛不满。对于NBA来说,拉科布是环境的一个破坏者,但是对于勇士来说,拉科布对于胜利的极致渴望,让他成为了球队的救星,帮助金州脱离了苦海与黑暗。

想要全面地了解这段历史,我们得把时间拨回到72年之前,也就是1950年。当时,一位名叫约翰科汉的人,和自己的妻子海伦,生下了俩人的独子,并命名为克里斯托弗科汉,也就是拉科布之前,上一任勇士队的老板,后面为了方便称呼,就叫他克里斯科汉。

克里斯科汉的父亲约翰科汉算得上是绝对的成功人士,是广播领域的革新者和先驱者,在加州创立了KSBW-TV,现在也是加州一个非常有名的电视台,隶属于NBC和ABC。在科汉出生7年之后,他的父母就离婚了,科汉之后一直和他的母亲生活在一起。

在1977年的时候,年仅27岁的科汉就创立了一家名为Sonic Communications的公司,后来逐步发展成为了全美范围内最大的独立电视转播公司之一。为什么科汉27岁能创立电视转播公司?父亲留给他的百万美元启动资金功不可没。

当时记者在采访时询问科汉,为什么你和你父亲失联17年的情况下,他会突然给你转账百万美元?科汉说我也不懂。实际上在约翰科汉去世之后,他把自己的遗产,一个电视转播帝国,绝大部分的份额留给了第三任妻子以及儿子克里斯科汉。根据当时的报道,第三任妻子拥有51%的遗产份额,最终协商接受了900万美元左右的价格。克里斯科汉拿着千万美元左右的财富,迅速建立起自己的公司并且开始扩张。取得成功之后,便在1994年10月份以1.3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对勇士的收购。勇士就此进入黑暗期。

有人觉得克里斯科汉是个做事很有激情的人,是个很好的父亲和丈夫,也是个聊起来很有趣的朋友。在获得商业上的成功之后,他曾经给自己的母校捐赠了200万美元。在克里斯科汉掌控球队之后,原本可以让球队搬迁到圣何塞的,但是他选择掏钱帮助完成了对甲骨文中心的翻新,这都足以体现科汉的人品以及对于这支球队的热爱。但是每个人都有两面性,科汉的性格并不适合运营一支职业球队。

在科汉接手勇士之前,勇士算得上是联盟里比较有竞争力的球队之一,拥有蒂姆哈达威、米奇里奇蒙德和克里斯穆林,4年的时间里能做到3进季后赛。但是在勇士队姓科之后,球队一蹶不振。1994年夏天送走克里斯韦伯的交易被视为球队坍塌的开始,在科汉掌权的16个赛季的时间里,勇士只在2006-07的黑八赛季进入过1次季后赛。

勇士那段时间糟糕的球场表现只是科汉处事方式的一个缩影,事实证明,精明商人获得成功所依赖的极致的利己主义,并不适合管理职业体育。根据《旧金山纪事报》在2002年所发布的一篇文章,科汉几乎是一个诉讼狂魔,看人不爽就是一封律师函。当时为了全面地了解科汉的为人,《旧金山纪事报》采访了接近百位和科汉有过共事经历的合作伙伴以及员工下属,其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都要求必须要以匿名的形式进行采访,主要的原因就是害怕吃官司。

其中一个受访者在接受采访时说:“科汉能在20秒的时间里把我告地倾家荡产。”当时一家被告方的律师谈到勇士队的时候说:“不管合同有没有什么问题,不管逻辑有没有什么问题,勇士总是会找个机会来把你送上法庭。”

在1994年全资收购勇士之前,科汉在1991年是用2000万美元购买了勇士25%的股份,只是勇士的一个小股东。结果没过多久,他就把当时勇士两个大股东吉姆菲兹杰拉德和丹芬南送上法庭,然后在三年之后完成了对勇士的全资收购。另外,科汉连自己的股票经纪人、保险代表以及代理律师也不放过。这三个人甚至是科汉最亲密的朋友,其中俩人还受邀出席了科汉的婚礼。就在《旧金山纪事报》发表这篇文章的时间节点,科汉手上还有六个官司在同时进行。

根据我查阅的资料,科汉在商业策略上的最夸张之处在于,他之所以乐此不疲地提出各类的诉讼,恨不得告遍全世界,可能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在玩恶人先告状的戏码。因为在给合作伙伴分配利益的时候,当时的勇士队可以说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一位前勇士队的高层管理人员在谈到科汉的时候表示:“钱对于科汉来说并不是问题,但是他几乎会尽可能地推迟一切需要他支付的账单。有时候他的态度甚至会变成,让我付钱可以,有本事来当面找我,来把我告上法庭。”

比如说在2000年10月的时候,勇士曾经聘用一家视觉公司来打造场边标语。完活之后,这家公司在11月给勇士发去了一张价值5.1万美元的费用账单,勇士拖了半年的时间,然后在2001年的5月份收到了欠钱不还的律师函,最后不得已才去清账。

5万美元的大钱要拖,球迷们的小钱勇士也是绝不放过。当时有一位名为罗伯特保利的球迷,他们家是勇士的忠实拥趸,是29年的勇士季票所有者。在2001年10月份的时候,保利给勇士写了封信,表示自己已经失去了去现场观看勇士比赛的热情,想要取回自己2600美元的季票存款。在长达三个多月的沟通过程之中,保利说自己只拿到了勇士寥寥的10条回复。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保利在2002年1月11日给勇士下了最后通牒,再不退款就法庭见,一周之后,2600美元悉数到账。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保利说了这么一句话:“你敢相信这么有钱的人居然会扣着我的2600块不放?真的不可思议。”

万把块的小钱如此,在涉及到百万级别的费用的时候,勇士更是来劲。因为科汉手中并没有甲骨文中心的股份,所以场馆门票、食品销售、停车费等一切收益,都要与当地政府分成。勇士队的最多欠款横跨3年,金额累积起来达到了1980万美元。政府受益机构的主席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很无奈地表示:“为什么就不能有个好老板买下我们的球队呢?”

不止于此,科汉连自己的教练都不放过。之前执教过勇士的阿德尔曼以及老尼尔森,都曾经被勇士告上法庭,全部都是针对薪水上的争议。当时还有记者针对勇士的情况询问过联盟总裁大卫斯特恩的意见,斯特恩表示,这就是为什么早些时候整个联盟办公室只有他自己一个律师,现在要配置15人的律师团队。

在形容科汉的为人的时候,一个前勇士某部门总裁认为,科汉能够在有线电视领域取得成功是有原因的,但是NBA是一个需要玩人情世故的联盟,需要和周遭的人建立起很好的合作关系,这是导致科汉失败的主要原因。

糟糕的运营再加上烂到家的成绩,勇士的票房和收入也是一蹶不振。在科汉全资迈入勇士之前,勇士能在单赛季拿到50胜,连续229场比赛全票售罄。但是到了1997-98赛季,球队的季票持有人数量下滑到了历史最低,场边和包厢座位的预定数量不到三分之二,72个豪华包厢只卖出了10个。

早在2005年的时候,甲骨文中心的创始人,也是后来拉科布的竞价对手拉里埃利森就曾经公开批判过勇士球员、教练组和管理层的表现,并且尝试开始购入勇士。

还记得在1998年的时候,当时科汉把自己创办的广播电视公司Sonic Communications以2亿美元卖出。结果10年之后东窗事发,在2007年因为逃税被告上联邦法庭,据说多年来累积逃税金额已经达到1.6亿美元。税务危机加上2008年前后的金融危机,给科汉带来了双重冲击。球场上,科汉还在2009年被《体育画报》评选为全美第四差的职业俱乐部老板。站在悬崖边上退无可退,科汉终于决定卖出勇士,结束了金州球迷的究极长痛。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