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遣返移民被指“反恐过度”

通过admin

加拿大遣返移民被指“反恐过度”

加拿大的一名叉车操作员,正面临被逐出加拿大的窘境。原因是,他曾是萨尔瓦多共和国“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成员,而移民官员认为该组织几十年前涉嫌参与恐怖活动。事实上,“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如今已是萨尔瓦多共和国的执政党。

据加拿大《温哥华太阳报》5月27日报道,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兰里市的中年男子乔斯·菲格罗阿,正在为留在加拿大而战。1997年,菲格罗阿以难民申请者的身份,从中美洲的萨尔瓦多共和国来到加拿大,之后,他和妻子育有3个孩子,分别是12岁、6岁和3岁。由于加拿大在入籍方面执行“属地”原则,这3个孩子都拥有加拿大国籍。

但在2000年,他的难民申请遭拒。他被告知,他返回萨尔瓦多已没危险。不过,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他仍被允许留在加拿大。

到了2009年,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宣布,鉴于他承认曾是“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以下简称“阵线”)成员,他不被加拿大所接受。今年5月5日,他被告知,出于安全考虑,他不能继续待在加拿大。

据加拿大电视网(CTV)5月23日报道,加拿大移民与难民委员会的评估官员奥托·努波宁5月5日裁决,乔斯·菲格罗阿必须回到他的母国萨尔瓦多共和国,因为他在1985年到1992年曾是当年“阵线”的成员。努波宁认为,该游击队的活动包括暗杀右翼政府的官员,这与恐怖活动相似。努波宁称,根据加拿大移民法,作为从事恐怖活动组织的成员,菲格罗阿不能留在加拿大。

但是,“阵线”从未被加拿大政府列入恐怖组织名单。努波宁也承认这一点,可他认为,此时没被列入不意味着将来不被列入。

“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是萨尔瓦多的一个左翼政党。该党由多个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活动的武装组成,包括“法拉本多·马蒂民族”和萨尔瓦多等。1992年,该党与民族共和联盟党领导的政府签署停战协议,转为合法政党。在2009年的总统选举中,该党候选人毛里西奥·富内斯当选总统。

菲格罗阿并不否认他是“阵线”成员,但他强烈否认参与任何袭击行动或游击队与政府之间的战斗。他辩解说,他当时是名学生,只是希望看到专制政府下台,所以他参加了一个学生组织,该学生组织获得“阵线”的支持。当他抵达加拿大后,他宣布他是“阵线”的成员,并申请难民身份。“这从来不是一个秘密。”菲格罗阿说。

努波宁也承认,菲格罗阿只是与“阵线”有关的一个政治分支的一名成员,也认为菲格罗阿“与更暴力的组织无任何关系”。

菲格罗阿说:“我们不是。我们也没做错任何事。这个决定是不正确的。”

菲格罗阿的支持者则怒不可遏。加拿大新议员彼得·朱利安说,菲格罗阿理应受到加拿大政府欢迎:菲格罗阿业余时间积极参与当地教堂事务,教当地人西班牙语,帮教堂资助墨西哥和尼加拉瓜的教会事业。

专门处理移民事务的加拿大律师表示,由一个移民官员来定义,这实在很成问题。律师菲尔·兰金就说,这种决定“既不公平,也显得很没肚量”。兰金还表示:“菲格罗阿又不是,也没卷入任何纷争。何况这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这种决定纯属意识形态化。”

在声援菲格罗阿的人中,就有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大学的教授杰里·斯皮格尔。专门研究拉丁美洲的斯皮格尔教授特别强调,“阵线”绝非恐怖组织。“称它为恐怖组织,真是玷污了加拿大在拉丁美洲的好名声。”

专门负责移民事务的律师祖尔·苏里曼分析说,受美国“9·11”事件的影响,加拿大政府对安全问题也很重视。所以,加政府倾向于将犯罪组织或恐怖组织扩大化。

菲格罗阿说,将萨尔瓦多现在的执政党贴上恐怖组织的标签,会给加拿大外交带来麻烦。“我们不希望这种事引发两国冲突。这种事必须叫停,不能将我们视为。”他还表示,如果将他遣返,他原本完整的家庭将会妻离子散,而他是这个家庭的顶梁柱。他还诉苦说,他的孩子们只会说英语,如果他们跟着他回萨尔瓦多去,会面临很多困难。

今年第一季度,北京连续出现重度雾霾天气,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因雾霾移居海外。[全文>

]

自信、自我、自由、乐观并且欢迎改变,疏离宗教、政治和社会,自恋而乐观。[全文>

]

13日,中国人民银行以保证金融安全为由,叫停了阿里巴巴和腾讯11日刚刚宣布推出的虚拟信用卡。[全文>

]

中国银监会宣布,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在内的10家公司,已被选定参与投资中国首批5家民营银行。[全文>

]

许多人认为雷达无所不能。令他们惊讶的是,依靠这项技术至今也找不到消失的MH370航班。[全文>

]

一些票务公司和个人为了与“黄牛”作斗争,无奈之下也得“以牙还牙”,外挂大战愈演愈烈。[全文>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