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美驻乌克兰大使或将在硝烟中抵乌或给俄乌局势带来变化

通过admin

新任美驻乌克兰大使或将在硝烟中抵乌或给俄乌局势带来变化

自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9年解除时任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Marie Yovanovitch)的职务以来,美国一直没有正式的驻乌克兰大使。在今年2月俄乌冲突升级后,现任总统拜登表示他将改变美驻乌大使悬而未决的现状,并于当地时间4月25日提名布里奇特·布林克(Bridge Brink)担任该职位。

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布林克目前任美国驻斯洛伐克大使,在美国外交部门已工作了二十多年,是一名专注于欧洲和欧亚大陆事务的资深外交官。美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表示,乌克兰正处于一个有历史意义的时刻,而布林克“数十年的外交经验”使她可在此刻胜任这个职位。

布林克来自密歇根州,拥有凯尼恩学院和伦敦政治和经济学院的学位,会说包括俄语在内的多种语言。根据官方记录,布林克于1996年加入美国国务院,1997至1999年,她在美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任职。随后20年间,她从驻塞浦路斯外交官,一步步走到了美国驻乌兹别克斯坦使团副团长及国务院欧洲和欧亚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的位置。

2019年,特朗普提名布林克为美国驻斯洛伐克大使,在得到国会参议院的投票确认后,布林克宣誓就职。在就职仪式上,布林克谈到了她与欧洲的深厚联系,她将其称之为“贯穿我整个个人和职业生涯”的“跨大西洋纽带”。

目前,布林克离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的位置还差临门一脚,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分析称,乌东冲突不断的现状或使得布林克的任职出乎意料的顺利。在冲突持续的情况下,乌克兰内部的政治冲突被搁置,美参议院内两党人士也在俄乌冲突面前表现出了难得的合作态度,预计不会在投票中出现僵持不下的情况。

与此同时,美国最后一任驻乌大使约万诺维奇也对布林克获提名表示了支持。“布林克有很多管理和领导的经验。”约万诺维奇说,“她知道如何组建团队,并从而取得成功。我认为这就是她要做的,她是一个坚强的人。”

“她会很适合这份工作。”前任美驻俄大使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向媒体表示,布林克将发现,乌克兰目前的高风险情况只会激励她加强自己的能力。“身在战区只会提高工作的强度、重要性,并更容易成为焦点。”

作为一名会讲俄语的外交人士,布林克的职业生涯主要集中在欧洲和欧亚大陆,她也是“乌克兰圈子里的知名人士”。在她担任欧洲和欧亚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的三年间,她曾与约万诺维奇密切合作,而后者当时则在基辅。

“当我第一次到达乌克兰时,她是我在华盛顿的主要联系人。”约万诺维奇说,并指出早在2017年3月,布林克就亲眼目睹了乌克兰东部的冲突。“她去过顿巴斯,她看到过冲突。”约万诺维奇强调。

在拜登宣布打算提名布林克领导美国驻乌克兰外交使团之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曾秘密访问基辅并会见了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布林肯在返回波兰后告诉记者,他向泽连斯基保证,美国外交人员将返回乌克兰,新任大使也将很快抵达。

“然后,乌克兰将开始研究我们(指美国)如何在基辅重新开放大使馆这件事情。我认为这将在几周内发生,至少这是我的预期。”布林肯说,并暗示美国外交官目前可能只会到乌克兰西部,不会前往乌东,“我们是有意这样安排的,这样做是为了美国人员的安全,但我们仍会将外交人员送往乌克兰。”

Politico刊文指出,不具名的和共和党参议员表示,布林克的任职很快就会得到确定。共和党参议员强调,他们迫切希望看到一位得到参议院确认的驻乌大使到位,他们一直在敦促拜登在乌克兰重建美国的外交存在,同时,他们将布林克描述为可担此大任的合格人选。

目前,尚不清楚美国何时会将布林克送往基辅。但约万诺维奇指出,无论布林克在乌克兰的哪个地方,不管是基辅还是利沃夫,她都将在“与她的任何前任完全不同的境地”的情况下担任这个角色。

布林克眼前的最大任务将是代表拜登政府向乌克兰提供帮助。俄乌冲突在短短61天内已造成数千名平民丧生,另有约500万人流离失所。泰勒指出,很少有人像布林克那样准备好在关键时刻承担如此苛刻的角色,“她经验丰富。她了解这个地区,她知道问题所在。”

在俄对乌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的第二天,布林克就访问了斯洛伐克与乌克兰的边境,随后她发表声明称,她亲眼目睹了试图逃离冲突的“乌克兰妇女和儿童,这是令人心碎的一幕”。

值得注意的是,至少在短期内,布林克不太可能会被乌克兰内部事务侵扰。俄乌冲突的升级,似乎“前所未有地”平息了乌克兰政界不同势力之间长期存在的争执,也抹平了乌克兰政治内部的混乱和复杂。

“随着冲突继续——直到平息——乌克兰政界的这种团结仍会占上风。所谓的反对党领导人现在也站在总统的身后。”泰勒指出,但总有一天,布林克最终需要踏入乌克兰混乱和阴暗的政治世界。

“乌克兰是一个民主国家。当冲突平息后,当他们回到重建中、回到改革努力、回到申请加入欧盟和所有这些政治问题时,(乌克兰)政治的特性将重新出现。”泰勒说。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