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足球媒介

通过admin

从讲北京足球到传播北京土话 老主播梁言的快手新选择

1999年,北京的胡同大爷摇着蒲扇,大白背心随风摇摆,手里捧着的收音机放出老北京腔的相声,凡碰到邻居路过,别管是不是饭点儿总得来句“吃了吗您呐”招呼;2019年,胡同数量急剧下降,老北京话也逐渐“消音”,但路口小年轻的手机短视频中,却传出阵阵的纯正京腔。

去年以前,当你在周末早上把收音机调至FM102.5北京体育广播频道,或许能听到一阵浓郁的京味儿。随着固定的开场白,在接下来的三分钟里你将了解一些鲜有人知的北京土话,还能为北京本地的球队加油助威。一年前,因为一些不可抗力,这档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三年的电台节目《土话新说》迎来了它的最后一期。

今年9月初,由《土话新说》主要班底成员参与制作的《北京线)开始在快手上播出。与广播打了半辈子交道的梁言,走出播音室,走向摄像机,开始用更加生动的身体语言和画面来辅助声音的魅力。从传统电台转战新兴短视频,改变的是平台与媒介,不变的是那份宣扬北京文化、让人们重新认识老北京的初心与热忱。

广播作为一个技术发展早期的传播媒介,由于频率和波段等方面的限制,其应用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因此在节目设置上往往以主要受众的性质决定。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大体说来还是为了北京人民而发声,播报日常新闻、天气变化、交通情况以及休闲娱乐等与听众息息相关的生活内容。

2015年,在电台干了几十年的老主播梁言有感于日渐凋落的地方语言和民间文化,提出要做一档传播老北京方言与文化的广播节目,想让人们在节目的感召下,领略北京地方文化的魅力,拾起过去的情结。在其他人的附和与加入下,《土话新说》就这么诞生了。

梁言今年61岁,是广播界著名的播音员,在北京生活了几十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一口流利的京片儿加上扎实的文化储备使得他成了《土话新说》里的灵魂人物。而在他周围围绕着的,是同样对于北京有着丰富感情的年轻人,他们有的打小就出生于皇城根下,有的从外地搬来北京,在北京生活了数年,北京于他们而言是第二故乡。正是在这种感情的感召下,这一群广播人走到了一起,用自己的本职工作把这种热爱传递出去,身体力行为文化传播做出自己的努力。

“作为一个地方广播台,它应该有一份责任,那就是保护和弘扬地方文化。”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新媒体部门的赵松这样说到。

《土话新说》登陆快手 昵称“北京线年,《土话新说》一共播出了一百七十期左右,围绕一本已经绝版的《老北京土话辞典》,选取其中较为生僻的北京土话,并且融入历史知识、传统民俗和地方传说等内容,实现方言用法及含义的普及。

开播三年后,《土话新说》节目走到尾声,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普及北京方言的漫漫长路也走到终点。在电台领导的倡导下,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继续深耕媒体融合,开始向新媒体领域寻求新发展机会。就这样,短视频进入了他们的视野,并渐渐将目光锁定在快手上,《土话新说》的精神内核得以延续。

今年9月3日,“北京话匣子”发布了第一条快手视频,教观众正确使用儿化音:“其实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凡是大一点的城门,像朝阳门、宣武门,都不能带儿化音;只有两个半,一个是东便门儿,一个是西便门儿,再一个广渠门儿是可以儿化的;可千万别把前门、给儿化咯,不然一听您就露怯了。”梁言在快手上侃侃而谈,往实木桌椅前一坐,背后是一屏雕花隔断,为他的解说平添了许多意境。

“老北京就好这口儿”、“北京人表示竟然不知道这些,学到了”、“讲解得很真实、很客观、很全面、很到位”、“这话我们河南也说”……在这些快手视频底下,聚集了来自各个地区的老铁,对于北京方言的解说竟然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在不同方言文化的碰撞中,梁言、赵松和他们的同事有了更大的收获。

快手依靠其普惠的价值取向和分发机制,为每一个优质视频提供公平的流量输入,这也进一步激发了短视频创作者对优质内容的追求和创作的热情。另外,其庞大的用户基数和极强的粉丝粘性,使得《北京话匣子》可以走出北京,在更广阔的范围内被人们认识和熟知。而短视频本身即时性和互动性的特质,则能够让不同方言文化可以相互对话,促进区域文化交流。

通过admin

巴西葡中双语中学——用足球让巴西孩子爱上中国文化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李菁 马洁):九月中旬,中国河北省的几所大中小学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他们是来自巴西葡中双语中学足球队的队员。在短短两周的访问期间,他们和中国的学生们进行了多场足球赛。学校用足球当做媒介,让巴西亲密接触中国文化,爱上中国文化。

成立于2015年的巴西葡中双语中学位于里约热内卢州尼特罗伊市,是里约热内卢天主教大学孔子学院的一个教学点。可以说这个学校是汉语教学在海外的一个全新的尝试,在巴西也是首创。

从2013年开始,里约天主教大学孔子学院就开始和里约州政府接触,探讨学校成立的可能性。起初,孔子学院在里约市的一所职业学校里开设了实验班,由于效果很好,州政府决定成立一个专门的双语学校。全权负责学校筹建的里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乔建珍说,希望通过双语学校搭建中巴青年之间交流的桥梁,同时她也明白,这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其实我更希望通过这个项目,在中巴之间能够搭建起一个平台。要从娃娃抓起,这些孩子将来是中巴之间,各个领域中的年轻一代。这是一个三十年到四十年的项目。”

葡中双语中学的开设在里约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许多巴西的孩子在这里第一次接触到了汉语和中国的文化。由于属于公立学校,一些家庭困难的孩子在这里也找到了接受教育的机会。如何激发巴西学生对于汉语的兴趣,学校不断寻找合适的教学方法。而他们选择足球作为一种媒介。

也正因为如此,来自河北师范大学体育专业的硕士毕业生庞旭鹏今年3月来到了学校。虽说足球能够激起学生的兴趣,但是在巴西这个“足球王国”,让一个中国教练去带一支巴西人的球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而事实也是如此。庞旭鹏说:“真是困难重重。刚开始我到葡中双语学校的时候。4月3号我们就把足球队组建起来了。组建足球队这个过程可能相对简单一些。但是当乔老师向他们介绍:这是你们的足球教练的时候,孩子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因为他们是巴西人,为什么要认你这个中国足球教练?”

面对自由惯了的巴西孩子,庞旭鹏努力让自己融入这支球队,对他们进行慢慢地改造。同时,他扎实的专业技术和认真的态度博得了孩子们的尊重,孩子们越来越听这位中国教练的话,也越来越有组织纪律性。

学校规定,如果想踢球,必须专业成绩也好。乔院长介绍,一些曾经不爱学习的孩子,为了能继续在队里踢球,都开始发奋学习。队长吉列尔梅就是其中的一个。曾经的他十分厌学,家长想尽一切办法都没有改观。但是进入了葡中双语学校,尤其是成为了球队的队长后,他的学习态度有了很大的改观。他自己说,学校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一开始上学的时候,我没想到今天的情形。对于我的生活和前景来说,是一次彻头彻尾的改变。我希望在今后的职业生涯中走的更远。有人跟我说来中国的机会非常珍贵。我非常感激这次机会。这次机会给了我很大的激励,帮助我改变了认识世界、规划未来职业的思维方式。学校改变了我的未来。

除了吉列尔梅,很多其他的孩子因为双语学校,人生轨迹也发生了改变。乔院长介绍说,有一个抑郁症的孩子刚进学校的时候不跟任何人说话,自己默默地呆着。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加上老师的关心,这个孩子开始慢慢打开心扉,和大家的交流也多了起来。尽管他不踢足球,但是乔院长还是决定带上他来中国。学校对孩子的良苦用心和教学取得的良好效果让巴西学生的家长十分满意。

随着学校名气的扩大,学生数量不断增加。为了提高教学质量,让孩子们更加直观地学习汉语和中国文化,学校决定组织一些交流活动。学校足球队的中国之行就是其中一项。在此次访问中,除了足球,巴西的学生们还参观了许多学校,对中国教育有了更加直观的了解。

“(我们)安排了参观小学、中学和大学,更希望他们通过这个(形式)来了解中国的教育体制,我们的学校的运作方式。我想他们现在没有谁不想来中国读大学的。来中国读大学,以前他们只是泛泛的概念,这次安排的行程不一样,更希望给不同的孩子不同的选择。”乔院长介绍,今后葡中双语学校还会继续进行这样的交流活动。除了足球队,学校还有一支太极拳队,也许明年,他们也能像足球队的孩子一样来到中国。她希望通过葡中双语学校把中国文化和教育方式带到巴西,同时让两种文化互动起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 监督邮箱:.cn

通过admin

世界足球起源地–山东临淄以蹴鞠为媒推广齐文化

  9月15日,“孔子故乡 中国山东”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采风活动采访团来到临淄足球博物馆参观。临淄足球博物馆坐落在世界足球起源地淄博市临淄区,占地2500平方米,是目前中国和世界上首家以足球为主题、系统展示足球几千年文化的专业博物馆。这里陈列着汉代以来至清朝各个历史时期蹴鞠原型、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亲笔签名的临淄蹴鞠原件等一系列文物、资料。

  据悉,“蹴鞠”作为中国古代的足球运动,是影响了中国两千多年的体育项目和娱乐方式。1978年,时任国际足联技术委员会主任的布拉特说,足球起源于中国,后来通过战争传播到了西方。2004年,中国体育史学、考古学和齐文化领域的36位学者、专家齐聚临淄,对足球起源地进行了科学的探讨和论证后得出最终结论:中国古代蹴鞠(足球)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齐国首都临淄。